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798章 终极圣界的第一个受害者

咪乐|直播|站 比赛第37分钟和第45分钟,威尔士队利用中国队的后场失误,轻松再进两球,让比赛提前结束了悬念。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真谛吗?这句话给蛮牛整笑了。

他不屑一顾的告诉青帝“真谛?我TM出来混的,我找什么真谛啊?”

“牛,我是万万没想到,你对夏天的忠诚度居然如此之高,但是身为你的敌人,往往看你们天门的事情呢,比较通透一点,你要不要耐心一点听我说说我的看法?我向来觉得你是一个高素质的人,因为只有素质低劣的垃圾,才连别人的话都没听完就急着反驳别人。”

蛮牛也觉得青帝跟以前对抗的那些敌人不一样,以前的那些敌人要么目的性很强,要么就是进攻性很强,但是像青帝这样这个节骨眼上面还有闲工夫耍嘴皮子的很少,蛮牛从地上捡起来一瓶啤酒,用牙齿咬开点点头“你说,我听听。”

“礼贤下士这个词语,我相信你应该能够明白其中的含义,古代的时候很多的三皇五帝,他们在称帝之前,那都是相当的谦逊有加,对待身边的将士更是特别的关爱,但是只要称帝,那态度就跟过山车一样,顷刻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要么是干掉那些对自己的帝国有威胁的人,要么就是斩杀掉那些战功累累的将领。”

“这些都是有典故的,你感兴趣可以慢慢的去查找,我想要表达的是,夏天现在虽然看起来还算正常,但是你能够保证他称帝后,整个天门还能够像现在这样的稳固发展吗?不可能的,他到时候肯定翻脸不认人,你信吗?”

蛮牛坐在了一些杂物上面乐呵呵的看着青帝“你说的这些都是你的猜测,没凭没据的东西,我也就当笑话听听,找点乐呵就算了。”

这么说好像到也没错,青帝点点头“你不怕夏天到时候杀掉你吗?”

“既然你喜欢自诩自己是个文化人,那我老牛也问问你,你知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句话吗?我既然决定了效忠夏天,他便是我的再生父母,虽然这句话有些难听,但是规则不就是这样的吗?”

老牛将啤酒喝干净“说完没?说完了赶紧继续。”

青帝表示等一下然后问道“你们天门的每一个人,忠诚度都是这么高吗?”

“你想要表达什么?”,蛮牛问他。

“这条帝国的道路是你们共同开辟出来的,他夏天做了什么?不就是动动嘴皮子吗?就连他现在五大领导者的身份,那也是见缝插针填补上去的,打下江山的是你们,坐拥江山的却是他,你难道不感觉到不公平吗?”

青帝不说,蛮牛其实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因为你是我碰到的第一个天门十三,我往后可能还要继续跟天门十三纠缠,我必须得掌握你们的心路历程,然后才好见人下菜,多多少少也给点经验和建议吧?不过你真的不要乞求什么给条活路之类的东西,夏家的天门十三将…”

青帝冷冷的说道“这次我要他们全部死绝的。”

“想知道答案呀?那也得先打赢我再说,打赢了我就回答你,到底公不公平。”

“哇,很好,牛,你真的很有态度,尤其是你刚刚……”,青帝模仿着蛮牛刚刚说我TM出来混的寻找什么真谛的表情和语气,一边鼓掌一边欣赏的看着蛮牛“就刚刚那个,那份姿态,真的是相当的出色,那么接下来…”

青帝缓缓的握紧了双拳,一股席卷蛮牛的压力顷刻间如同排山倒海般的朝着他这边移动过来,“咔咔咔…”蛮牛的目光看着身边的地面,居然都在不断的扩散出一条条的裂痕,可见这份威压有多么的强悍,接着伴随着青帝的一声“要上了!”的低吼后,杀气腾腾的青帝从前方迅猛的冲刺过来。

老牛的终极圣界的力量瞬间开启,终极武装覆盖了全身。

接着两人的双拳双脚不断的撞击在一起,但从拳脚功夫上面来看,两人都是不分伯仲,青帝的速度虽然很快每一下也非常有力量,但是老牛很稳定,无论是双拳的攻击,还是一招一式的抵挡,他都讲究沉稳两个字,让青帝既占不到一丁点的便宜,自己也不轻易的吃亏,反而是瞅准机会,身体一个弯曲,而后重拳出击,狠狠的打在了青帝的肚子上面。

青帝的身体顿时弓成一个虾米般,朝着后方飞舞出去。

他的身体刚刚撞击在金茂大厦的护栏上面的瞬间,蛮牛迅速的移动到他的面前,单手掐住了青帝的脖颈,而后疯狂的用力。

青帝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之时,眼神一个狡黠的光芒闪耀。

而后他一脚朝着蛮牛的双腿之间狠狠的踢过去,老牛分心抵挡的时候,青帝掰开老牛的手,跳跃起来,旋风腿“砰砰砰”的打在老牛的肩膀上面,将老牛踢得后退。

随后青帝猛然的张开了嘴巴,“嗖嗖嗖嗖…”只看到四面八方的风暴纷纷的被他疯狂的吸入,随着胸腔上面高度的鼓胀起来,青帝下一刻猛然的张开嘴巴……

滚滚的风暴带着撕裂的力量朝着蛮牛飙射过阿里。

神之赋予-风之训练场。

老牛双脚站稳,全身终极武装覆盖全身,纯黑色的武装系域气如同铠甲般的将他防御住,下一刻无数的风暴攻杀过来,染指在老牛的身体上面后瞬间爆发出“当当当”的火花,这股力量很强,让老牛必须要全力以赴,同时,四面八方所有的东西全部都被风暴所撕裂成了粉碎,整个天台上面变得更加的空旷起来。

身处风暴之中的老牛一声怒吼,在眨眼的瞬间将全身的终极武装从全身凝聚在双拳上面,紧接着随着一声“嘭”的抨击轰向,老牛的身体从风暴之中冲锋出来。

他一拳头冲击向前方的青帝。

却没想到,他额头上面M痕迹的光芒一闪,老牛的拳头顿时像是打在一块透明的隔离空间上面,爆发出清脆的重响。

“什么鬼,这个混蛋玩意儿居然能够操控空间吗?”,蛮牛内心震撼。

要明白,之前在阅读青帝的资料的时候,上面只是说他是融合能力的使用者呀,没说他的势力范围居然能够达到这样广泛的地步,虽然蛮牛知道一个人的实力要从实战中去探索,但是他还是深受震撼,飞速的后退一步。

神之赋予-祭品人特殊能力-魔道空间。

青帝这才缓缓的念完了自己的招式名称。

乍一听有些眼熟,但是蛮牛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或者听到过,双手光芒一闪,天芒重剑紧紧的握住,随后老牛朝着前方攻杀过去。

青帝霸气的伸出手掌抓住虚空狂笑

魔道空间-不屈的屏障。

前方的虚空顿时实质化般的颤抖了一下,而后伴随着蛮牛的进攻,天芒重剑狠狠的冲击在空间上面,居然如同撞击在一面盾牌上面,被直接抵挡住,面对这诡异莫测的空间,蛮牛也是在瞬间爆发出来了恐怖的天芒怒斩,瞬息之间只看到天芒重剑不断的舞动冲击,但是青帝前方的空间中,始终有一面看不见摸得着的盾牌,将他的攻击全部都挡住。

魔道空间-空间重击。

下一刻伴随着青帝闭上眼睛,额头上面的痕迹闪耀光芒。

“嗖…”的一声,蛮牛清楚的看到身边的空间凝固成一只巨臂,狠狠的攻杀过来。

老牛闪避,空间巨臂狠狠的冲击在地面上,“滋滋滋…”地面的破碎声中碎石乱舞。

“不错的反应能力,那么这样呢?”

青帝双掌朝着前方一个推动,“呜呜呜…”呼啸的破空声中,一只只超过十米的巨型的空间巨臂顿时如同疾风骤雨般的朝着蛮牛狠狠的攻杀过去,双剑交叉的蛮牛抵挡着一部分的时候,其他的拳头狠狠的打在蛮牛的身躯上面,他身体上面多出都凹陷了下去,随后“嘭…”的一声,蛮牛的身体朝着后方飞舞过去,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

“啊…”

青帝顿时感觉到内心痛快“我还以为你是铜墙铁壁呢,打不死。”

看着蛮牛站起身,青帝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了一枚硬币,大拇指一弹到天空中,而后一把接住后问道“来,考考你,字,还是花?”

“字。”,蛮牛坚定的说道。

青帝小心翼翼的查看了一下后说道“很抱歉,猜错了,是花。”

话音刚落,硬币被他直接朝着蛮牛扔过来,飞舞的硬币带着霸气的破风声,和天芒狠狠的冲击在一起爆发出一团烟雾,而后青帝的身体纵身飞跃而起,悬浮在雷鸣阵阵的天幕之下,随后快速的吟唱完咒语后,双手猛然的一抓。

神之赋予-控雨术。

整片空间一阵颤抖,而后蛮牛惊骇的发现,身边从天幕中坠落的雨滴全部都停顿住了,他慢慢的伸出手,竟然发现这些静止下来的雨滴都能够被直接抓住,正当他不知道青帝要做什么时候,青帝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同情的神色“牛,我曾用我的善意提醒过你,但是你却并没有抓住我朝着你伸过来的橄榄枝,如此的情况下,只能够让神来制裁你了。”

神?

蛮牛一脸的懵逼,什么神?

“我,即是神!”,青帝的声音突然改变了,一改之前的那股狂妄嚣张,变成了一个低沉温柔的声音,蛮牛不懂这些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只看到青帝头顶上面的天幕中的一团团的乌云开始如同漩涡般的一圈圈的卷动在一起,而后伴随着青帝的一个响指,暴雨继续降落下来。

但是这次却并不是什么雨滴,而是一根根黑凤凰的羽毛,纷纷扬扬的从天空中降落下来,席卷了蛮牛身边的整个区域,老牛彻底的看呆了,他以为是魔法之内的东西,伸出手抓住一片黑凤凰的羽毛,那片羽毛变成了一团团的灰烬在他的手中消散,而后青帝只是轻轻的抬起手掌,蛮牛就感觉到自己的武装系域气和感知系域气开始疯狂的释放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从身体中流动的域气,蛮牛感觉到特别的奇怪。

终极圣界恶魔缭乱-自然系觉醒。

下一刻蛮牛只感觉到体内邪牛的血液开始疯狂的涌动起来,他爆发出一声疯狂的怒吼,身后邪牛的幻影对着天空爆发出一声苍劲有力的怒吼,而后大片大片的冰雹竟然从天空中疯狂的坠落下来。

这是什么?蛮牛震撼的看着那些冰雹,这是我邪牛升腾之后获得的自然系能力?

他眼前的世界开始变得愈加的模糊起来,而后域气、血统、自然系能力开始在蛮牛的体内疯狂的乱流起来,达到了一种蛮牛根本无法控制程度,导致老牛吐出一口鲜血,直接摔到在地面上,而与此同时青帝从天空中缓缓的降落下来,问他

“想要生还是死?”

“你能够操控我的生死吗?我的生命由我自己掌控…”蛮牛不相信的握紧天芒重剑朝着青帝奔腾过去,但是没想到他只是淡淡一笑。

终极圣界恶魔法则-受害者。

“当当”两声,伴随着天芒无力的掉落在地面上,蛮牛的身体开启了终极圣界,而后身体快速的变得透明,在身体变化的时候,恐怖的疼痛力量让蛮牛疯狂的怒吼着,越是透明程度越高,身体的剧痛越是明显,直到青帝微微的松开手,蛮牛恢复正常后,他身体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瞪大着血红的眼睛看着青帝“你到底是谁?”

“我叫做司南,是凤凰翎的掌权者,亦是他们口中的神,同样也是自然系本源力量的掌控者,没必要知道更多的头衔,只需要回答我…是遵从我,还是就这样死在这场暴雨中?”

司南?这不是那个疯女人的名字吗?蛮牛想到这里有些震撼的看着他,他好像看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布局突然出现在面前一样,而后青帝突然拿着手机给蛮牛看“这是刚刚月下毁灭发过来的信息哦,我们这里的情况下他都了如指掌,看来你平时跟月下毁灭的关系没有处理好呀,他给你的审判只有一个字。”

蛮牛看着手机发送过来的一个字“死。”

青帝慢慢的握紧拳头的时候,蛮牛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什么东西紧紧的握住,身体又开始透明化,那股撕裂身躯的力量再度袭来,让他痛不欲生的在地上翻滚着,身体上面的冰霜痕迹也越来越强烈,在这样下去,蛮牛非冻死不可…

百度